今年 9 月的站酷CUBE,我们有幸邀请到摩登天空视觉厂牌MVM的签约新媒体艺术团队pink;money担任表演嘉宾。pink;money成立于2017年初,由两位非常年轻的 90 后组成,一位是刚刚从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系毕业,在团队里主要负责互动装置和技术的尤龙,一位是在团队中致力于视觉设计、动态影像设计、声音影像互动装置等方向的沈琪(aka.julie)。

pink;money在2018站酷CUBE现场表演

pink;money成立1年多,活跃于香港和内地多项新媒体艺术展览, 声像艺术演出, 表达着新生力量对混乱与秩序的理解。最近的展览和演出包括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的时间迷宫;北京歌德学院30周年的Antipodes;北京时代美术馆的Xcelerator超级对撞;北京今日美术馆/纽约3LD/成都/武汉的.zip等等。在不少人看来,这些机会着实让人羡慕,毕竟不是每一个艺术家都有这样的机会,也不是每一个艺术家出道就能被认可。而在pink;money看来,这些关注和认可一开始可能让人有点满足感,但他们非常清醒的知道只有作品才是让自己走得更远的“筹码和机会”。

几年前,新媒体艺术还停留在实验性艺术领域,一部分人并不看好它的未来,并将它贴上“看不懂”“太抽象了”等标签。但也有人看到它的未来,新媒体艺术是运用新技术进行艺术表达的形式,它代表着“新”,也在运用不断进步的技术创造下一个“新”。

那么,新媒体艺术到底是什么?对创作者本身有哪些要求?我们带着这些问题,和pink;mony进行了一次对话:


以下对话:

Y:尤龙

S:沈琪

站酷网:两位现在是摩登天空MVM视觉厂牌旗下签约新媒体艺术家,很想知道与摩登天空MVM厂牌签约的契机是什么?

S:在去年上海草莓音乐节上pink;money和DJ Krush的合作应该是让我们和MVM互相了解的开始。当时的合作很令我们出乎意料,因为传统意义上的VJ其实是很“委屈”的一份工作,作为视觉创作者其实并没有多少表达自己想法以及和声音艺术家交流的机会,但这次合作中MVM对AudioVisual的理解和我们不谋而合,我们提前很久和DJ Krush就开始就演出开始沟通,并提前交换了关于视觉的想法,在演出现场DJ Krush还根据我们的视觉做了很多的Live即兴声音内容,最后呈现的效果也让我们彼此都感觉到非常满意。

Y: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和MVM厂牌的主理人李帅在交流、合作过程中都相当聊得来,所以在之后的很久我们都一直在就新媒体艺术本身以及国内现在的新媒体艺术现状交换想法,所以最后的签约也是水到渠成的。

pink;money x DJ KRUSH @ 2017上海草莓音乐节

站酷网:虽然新媒体艺术这个词已经被大家知晓,但新媒体艺术究竟是什么,它是如何产生的,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两位的观点吗?

Y:其实新媒体艺术并不是一种多么特别或者神秘的艺术形式,甚至于它都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形式。举个例子哈,在40年前,白南准用电视做作品,当时他是当之无愧的新媒体艺术家,但是放到现在,电视并不是多么“新媒体”的创作工具了,所以我们更多时候称白南准为电子艺术家。所以新媒体艺术是随着时间变化着的,指代的更多是用新的技术手段进行艺术表达或者用固有的技术手段表达新的事物的一种艺术形式。

站酷网:新媒体艺术最令人兴奋的是什么?为什么会走上新媒体艺术的创作道路?

S:最早让我感到兴奋的是它不同于传统媒介的艺术所能带给我的多感官的冲击感,我沉迷于我所能运用的这些表达的介质,所以我也相信当这些表达感动和冲击到我作为创作者的时候,也会带给观者同样的感动和冲击。而且它也不只是停留在这个年代的艺术,它允许我对未来的想象太多了,我作为创作者在创作内容的同时也在创作表达形式本身。

Y:我其实并没有选择新媒体艺术,反倒是感觉新媒体艺术选择了我,因为在最早我开始做作品的时候我考虑的更多是我表达的欲望和内容,当我在表达的过程中写代码、焊电路啊这些我的老本行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我表达效率最高的方式,后来我才慢慢接触了新媒体艺术这个概念,包括进入香港城市大学继续学习。

点击播放视频

.bug @ .zip未来的狂想-北京今日美术馆

站酷网:在两位的成长过程中,受哪些文化影响比较多?

Y:我一直到上本科前都没有接触过和视觉艺术或者声音艺术相关的内容,那时候老本行就是写代码,最早从Pascal开始写,后来慢慢开始写C++、JavaScript等等,上了本科学的工业设计,但我并不喜欢每天画图,就只能循着惯性继续写代码,不过也因为身在艺术学院渐渐开始接触到Processing、Arduino以及Grasshopper等一些新媒体艺术方向的编程语言,所以其实直到现在我骨子里相信的还是逻辑,还是算法那一套,一直以来影响我最深的一本书应该还是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的06年版的《算法导论》,这本书现在也放在我桌子上当圣经一样供着。

S:我觉得日本的新媒体是给我们最早开始创作注入的一股热血,池田亮司、真锅大度、还有黑川良一等前辈都是我们非常敬佩的日本新媒体艺术家,不仅是他们所采用的艺术形式本身的魅力和表达,他们身上很多特别的想法和不一样的状态也让我们感触良多。

站酷网:为什么想到用pink;money来命名团队呢?两位在团队中是如何分工的?

S:很多人会把pink;money联想到一些金钱名誉之类的一切带有“特殊的含义”的标签上。但我们当时可能真的什么都没想,pink是尤龙一直以来最喜欢的颜色,在当时他提出要一起做个组合的时候我随口蹦出一个money,所以其实后面这个名词可以是任何词,只不过当时这个词成就了pink;money。

我们俩有着非常不同的背景、喜好和性格差异,尤龙他虽然没有一直以来的艺术背景,但他是一个一直有着很坚定精神信念的人,他一直对破坏、故障以及反权威反概念很有兴趣,而且他本身就是技术出身,所以他主要在做关于生成设计,人机交互,互动装置等。我更多的分工在声视觉艺术(audiovisual),视觉互动影像和新媒体表演方面,因为我在成立pink;money之前是一个电影电视导演方向的创作者,所以还是对视觉化的语言更加钟爱。

站酷网:第一次以pink;money团队的形式出来表演是什么时候?现场表演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S:17年3月的时候应一位香港音乐人(Nerve)的邀请,在一栋香港南部的不知名工业楼里的Floating Project艺术空间里我们呈现了第一次的正式对外演出。当时其实很忐忑,因为之前一直是在学校内展示我们的创作内容,后来带着设备到了现场发现其实现场参与演出的艺术家以及观众基本全都是我们学校同学院的老师同学,所以就完全不紧张了。那场演出我们两个人获得的门票分成大概是15港币,后来我偷偷放进了扭蛋里收藏起来了,也算是一次纪念吧。

Y:现场的演出是会上瘾的,当真正面对观众的时候其实能非常直接的感受到台上与台下的交流,所以在演出的过程中其实会有非常多的即兴内容,所以我们也总说AudioVisual现场每一场都是不一样的。另外在舞台上自己作为演出者的身份也会渐渐模糊,甚至会忘记站在台上的原因,更加沉浸在内容的表达中,这个感受是非常快乐的。

 pink;money x NERVE @ Floating Project, Hong Kong

站酷网:你们的创作思路是怎样的?迄今为止创作过哪些作品,现阶段的作品想要表达什么?

Y:创作思路应该是没有定式的吧,很早的时候我们也纠结过这个问题:是不是作品一定要从一个非常清晰的概念出发,然后再为概念选取一种合适的表达方式,最后形成表达?这确实是一种非常实用的创作方式,但是随着创作的过程中更多的思考,我们发现其实更多时候新媒体艺术带有一种很有趣的属性:作品的表达方式或者说技术手段在一定意义上也是表达内容的一部分,所以我们现在的创作是非常“随意”的,就简单的遵循表达本身,并不囿于方法论甚至在表达中会创造一些我们自己的方法论。

S:我们目前主要在创作影像作品和互动装置的作品,影像装置有例如前不久在北京现代民生美术馆展出的Vanishing_Continuation_α、在纽约3LD Art Center展出的Ceens/景观秩序以及在深圳混合园林于引力塔展出的Mersis/裂生等等,互动装置有例如Glitchaos_、Recursion:42、Mindwave Arena等作品。这些作品都可以在我们的网站pinkmoney.studio上看到详细内容。

目前的表达很杂,因为我们其实每个作品在发布前都修改了很多版本,所以其实目前这一年多的创作也是我们过去好几年间积累的一些想法的表达,所以每个作品都有来自于不同时间的内容,另外我们的大部分作品都处于“未完结”状态,随着我们的不断成长,也会用所学所思不断的去完善作品。我们也从来都没有给自己一个定义说一定要做一个方向,就自由的表达就好了,这个是最重要的。

点击播放视频

 Vanishing_Continuation_α @ 时间迷宫-北京现代民生美术馆

点击播放视频

Ceens @ Developing Future - 3LD, New York

Glitchaos_ @ 2017 ZERO Project - Modernsky

Recursion:42 @ 2017 ZERO Project - Modernsky

站酷网:在选择音乐、声音时会偏向哪种类型的?

Y:音乐人或者说不仅限于音乐人有两种,一种是生硬的堆积技术、堆积辞藻的类型,另一种是在真正的表达情绪、表达感受的类型。所以我们从来不选择音乐,我们是在选择音乐人。目前我们稳定合作的音乐人是来自香港的Lawrence Lau,两年前第一次听到他的作品的时候我就很坚信他的音乐是有内容性的,这一点非常的难得,所以我们也非常重视和珍惜能和他一直以来的合作。

站酷网:很多艺术家特别关注社会事件,创作时会把对社会的认知、批判等情绪和观点植入作品中,也有很多艺术家是更纯粹的表达自我,pink;money是属于哪一种?

S:社会事件太复杂,理解不了,所以还是不去评论了,我们还是选择表达点自己有感觉的东西。如果执着于就很多热点内容哗众取宠,作品会变得很空虚的。

站酷网:新媒体艺术其实是比较概念的艺术,很多观众会觉得看不懂,对于观众看不懂这件事两位怎么看?两位怎么看待新媒体艺术的价值?

Y:相反,新媒体艺术是最不抽象的艺术了,我自己去看很多当代艺术展的时候其实我是大部分时候看不懂的,因为传统艺术的理解需要对作品的创作语境以及作者有比较清晰的理解。我们在创作的时候有一个信念,这个信念虽然为很多艺术家不齿,但我们还一直在坚持,就是在这个时代的中国,信息太爆炸了,真的很难有人愿意在来看展览前翻阅大量资料并站定在美术馆仔仔细细研究每个作品了,所以如果我们的作品不能够吸引到观者,也就根本谈不上表达,那么作品就失去了很大一部分意义。所以可以说我们在做的是“看得懂的艺术”。

很多我身边的新媒体艺术家都在对自己身份进行定义的时候很纠结,例如真锅大度他一直自认为是一位工程师而非艺术家。我在这一点上很认同郭锐文的观点,我们不去定义自己是不是艺术家或者商业内容制作者,我们只是创作者,我们创作的内容交由市场、交由艺术圈来评价,如果市场认为有商业价值,好的,那么我挣钱,如果艺术圈觉得有艺术价值,好的,那么我进入展览参展。所以新媒体艺术的价值我觉得我们说了不算,让别人来说就好了。

站酷网:我们在采访MVM主理人李帅时,他提到在你们身上看到年轻一代“酷”的精神,两位是如何理解“酷”这件事的?

Y:我最近才发现自己有点酷,哈哈,以前我只是隐约觉得自己有点脑子不正常。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从来不相信别人告诉我的事情,也不屑大多数人在做的事情。我选择相信自己经历过的,选择做自己真正喜欢的,我选择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所以我最反感的就是当有人把我和别人放在一起谈论,真的每次我都因此骂街。

站酷网:香港的新媒体艺术氛围和大陆有什么不同吗?

Y:香港基本上没有新媒体艺术吧。在这个城市,年轻人如果选择做艺术,除非是超级富二代,否则饭都吃不起,还做什么艺术,如果真的实在放不下艺术,那也只能选择来大陆做下去。虽然心酸,但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站酷网:得到这么多人的认可,也和国际知名的艺术家合作,心理上有哪些变化?

S:没什么变化吧,刚开始可能有点满足感,但其实这条路和很多领域都一样,做的越多越发现自己无知和能力不足,所以还是默默努力做好下一件作品,也顾不上高兴和满足了。

站酷网:平时是如何开拓视野的?对于新媒体艺术的新手来说,需要掌握哪些技术和素养呢?在硬件上需要哪些设备?

Y:开拓视野的话就是身边有展览多去看,另外也多看在线的作品内容,这个时代的世界是平的,比如展出在丹麦的新作品隔不了几天网上就看得到了,所以一定利用好网络平台,国内有MANA国外有Creativeapplications,都是很好的平台。

对新手来说可以在多看作品之余掌握一种适合自己的创作工具,因为在学习创作工具的过程中其实可以了解到非常多新媒体艺术创作的逻辑和思路,工具的话比较推荐有代码基础的人学Openframeworks、Processing这种,没有代码基础的可以学Touchdesigner、Max、VVVV这些,工具没有高下之分,更多是个人以及创作的选择。硬件设备有台电脑有根网线就够了,其他的设备其实都是随学随买,如果有可能的话来华强北逛一圈,这里是天堂。

站酷网:未来有什么计划呢?

Y:我要买辆哈雷883硬汉,然后12月的事情忙完了去海边冲半个月浪。

S:目前还是想做好每件事情, 希望每一步都有些突破。不过在明年我想多满足下除了audio visual以外我的其他喜好,如新媒体表演,服装这些。

- end -

专访主持:鬼马

视觉设计:海边的卡夫卡

版权所有请不要随意转载哦

转载请在公众号后台回复转载哦


--

今日推荐

----

站酷,让设计更有价值!

更多设计师专访请看这里~